重野矢捌

-贺忱-

-沉迷aph 全员吹 朝厨/耀厨-
-冷战美味 喜欢亲情向 友情向[人老了啃不动爱情向的粮了]-
-杂食性动物死懒癌-
-约稿√-
-啊忘了我这个总在爬墙的人渣吧-

是我们群里的传画呀!
拼了个长条

这树叶笛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.jpg

炀神! 没有时间细化丢个草稿上来了我有时间就画彩图! 呜呜呜他太好了

刚入坑,光速摸个大头【buni】
灵契这番好神奇啊……

私设的冬装凯佬x本来只打算画个大头爽爽来着【顺便lof滤镜真好看】

恋与制作人的欧气检测

抽不到抽不到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我只能把你原谅:

检验欧气的时刻到了!


如果抽到以下,恭喜你欧洲人!!








四个男人各属性最高的卡之间的比较


决策


ssr 李泽言买>许墨记忆裂痕>周棋洛面具砂砾>白起我的英雄


sr  李泽言深夜心事>许墨深陷>白起你是我的>周棋洛追随


r   白起不羁的心>李泽言不要说话>周棋洛幻想者>许墨乖乖吃药




创造


ssr 周棋洛夏日约定>李泽言交缠视线>许墨溺海>白起星与眸


sr  许墨专注>白起琥珀时光>李泽言侧耳倾听=周棋洛孤岛


r   许墨收藏回忆>周棋洛慌乱>李泽言审视>白起推理




亲和


ssr 周棋洛夏日约定>白起占有>许墨怦然心动>李泽言眷恋海风


sr  周棋洛酣梦>李泽言世界之外>白起琥珀时光=许墨暗夜光芒


r   周棋洛甜蜜心情>许墨味蕾烙印>李泽言品味>白起烦恼




行动


ssr 白起炽热胸膛>李泽言掠夺者>许墨樱落无声>周棋洛带你离开


sr  白起激战>李泽言光影随心>许墨雨中臂弯>周棋洛迷失鬼屋


r   许墨片刻犹疑>周棋洛贪睡>白起握紧的拳>李泽言右手边的你




*加粗部分为一个大组里分数最高








虽然恋与制作人里单属性越高的卡牌越好,但如果从总属性方面来看


李泽言交缠视线许墨怦然心动算是ssr里最好的两张




以人物区分的话


白起


s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千钧一发


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冷暖


总属性最低的是眼中的你


李泽言


s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深夜心事


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调教


总属性最低的是休闲


许墨


s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专注


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味蕾烙印


周棋洛


s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酣梦


r里较高总属性中单属性最好的是甜蜜心情


总属性最低的是灼夏


*贪睡与灼夏总属性相同,但贪睡单属性仅次于夏日约定和酣梦




有没有抽到有没有抽到有没有抽到?

彩蛋

【2017叶修生诞彩蛋】
  ①
  “少天,你放这么多秋葵干嘛,还有手办?”
  “嘿嘿,队长你这就不懂了吧。我就是要让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天天看着本少的英姿,然后一脸痛苦的把秋葵吃下去。谁让你一直……”
  “嗯,少天?”
  “不队长,什么都没有!”

  ②
  “江……这样,真的,有用吗?”
  “队长,应该会有吧……”江波涛一脸惊悚的望着周泽楷把书装进去。
  周泽楷,联盟第一叶吹。

  ③
  叶修在所有人都走光后,盯着一个方向:“说吧,你送我玫瑰花是几个意思?”
  苏沐秋耸耸肩:“算是补偿没有与你一起度过的清明节???”

【2017叶修生诞】我们

★OOC预警
★17叶诞,文笔渣求轻喷
★假周叶,伪伞修_(:з」∠)_之后有小彩蛋

  今个儿周一,平常而又不起眼,却是荣耀迷们心中的大日子。

  “喂喂,我说,老板娘你这有点不道德哦。打荣耀着呢,突然把我拉出来干嘛。”叶修有些无奈的说,此刻他的眼前被蒙上了细细的黑布,什么都看不见。为了避免撞墙,陈果在前面领着,身边还有唐柔跟着。
  “老板娘就算了,小柔你也跟着胡闹。今天怎么搞的神秘兮兮的,难不成你们给我搞了个什么大惊喜?”叶修半开玩笑的说,实际上他是真的不清楚。打荣耀打得太久了,自己一个人也走过来了,谁还会在意时间呢。
  前边的陈果嘴角一抽,明知叶修看不见,还是转过头来反驳了一下:“闭嘴吧叶修,老娘也以为你准备了惊喜,你还打算不接受?”陈果眼神一瞥,意会的唐柔就打算陈果一出声就和她一起把叶修扭送到准备室了。
  “喂喂,我说这有点不太好吧……”明智如叶修,敏锐的感受到气氛不太对劲,立刻缴械投降,“我去,我去不就是了吗。”
  “这才对嘛。”唐柔点点头,陪着陈果走到一扇门前,替叶修解下了黑布。
  “开门吧。”
  叶修闻言,乐了。这不是训练室吗?心下感叹道难不成有什么惊喜,期待着最好不是惊喜,推开了门。
  “嘭!”
  “啪啪!啪啪啪!”
  “叶修生日快乐!”
  “老叶生日快乐啊。”
  “老大生日快乐!”
  “叶不要脸勉强祝你个生日快乐个好了。 ”
  “混蛋哥哥生日快乐!”
    “你们……”叶修有些愕然,今天,是自己生日?恍然间,自己又过了一年。眼前队友们的祝贺让他有些措手不及,“你们这样,让我还以为你们……”你们怎么样?叶修答不上来。心里只感觉有种悸动,从心底涌上来。
  “怎么样?惊喜还不赖吧?”还未等陈果说话,老魏从一旁挤上来,“我们可是一大早就布置起来了哟,你看方锐都瘫在那儿了。”
  “是谁叫我去南城买蛋糕什么的啊!”方锐反驳。
  “诶呀点心大大不要生气了啊。”
 
  叶修看着眼前嘻嘻哈哈的惊喜,嘴角不由得浮出一丝笑意。
  “哦对了,要不要先拆礼物?其他战队的人也有送过来。”苏沐橙提议。甜美的女孩子脸上挂着快乐的笑容。
  “好啊。”叶修应下。手上拆起了最近的一个包裹。海蓝的包装,系着蓝色的绸带,不用想了,是蓝雨的。
  “我瞧瞧我瞧瞧,哟呵,黄少天这小子送的是自己的游戏手办……还有秋葵?!”老魏探过身来惊呼,感叹着蓝雨的小伙子们的不懂事,叶修拆开了下一个礼物盒。
  “呀,韩文清送的居然是拳套!”叶修笑着摇了摇头,身旁的叫声接连不断。
  “王杰希送的是键盘啊……”
  “没想到小周居然送了一套夏目漱石?‘今天的月色真美啊’?”
  “楚云秀送了瓜子,几个意思??”
  “小事情大大送了……等等,沐橙,小戴送了这多本子是为什么?”

  “让开了让开了,上蛋糕了喽!”
  包荣兴推着放着蛋糕的推车,大声的招呼道:“老大,来许个愿吧!”
  周围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暗下来,只剩下蛋糕上的烛光打亮一片温暖。叶修怔怔的盯着眼前的蛋糕,喉间突然泛上一股干涩。
  蛋糕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:叶修,生日快乐!
  暖橙色的烛光打在每一个人身上,照出他们由衷的笑容。
  “喂喂老叶,你要是再不许愿,我可就把蛋糕抢走了啊。字是有点丑,但我们已经很努力了!”
  叶修轻笑一声,说道:“好了好了,不就是许愿吗,我许就是了。我的愿望是……”
  “喂喂,说出来了就不灵了!”还没等有人阻止,叶修突然转过身来:“好了 我许完了。切蛋糕吧。”
  “啊啊混蛋你到底许了什么愿啊!”
  叶修只是笑着望向一个方向。
  谁知道呢,我的愿望是……

【伊诞】蓝海溺亡

★2017伊诞
★私设多如狗,建议请绕走【好吧其实并没有多少】








  照理来说,冬天早该过去了就是。西伯利亚传过来的风还是冷的很,今天是少有的晴天,暖阳打在脸上,有些耀眼。临海的国家,着在小院儿里,嗅着不远处弥散开来的海水味儿,就静静地躺在椅子上,显得安详极了。
  我说不定是越过越迷糊了。罗维诺想。
  意大利南北的统一已经过去很久了,但他现在还安好无恙。作为一个国家,合并应该就是不同意识体的消亡来作为结局的。天知道他当时是有多么惊恐啊,合并是件好事,好吧,整体意义上来说。他对他的弟弟的感情说不定还没有那个番茄混蛋的多。
  嘁,可恶的西班牙。罗维诺撇了撇嘴,他还是更爱番茄多一点。
  好吧,再来想想他的弟弟。和煦的阳光洒在他身上,罗维诺忍不住眯了眯眼,调整一下姿势,一下子变得懒洋洋的。
  费里西安诺,他的弟弟。说实在的他是有多羡慕他呀,乖巧,懂事,会做家务,还会画画,和自己这个成天“混账”挂在嘴上的家伙比起来简直好的不知道哪里去了,所以大多数人第一眼注意的都是他。罗维诺知道自己并不好,甚至不是个当哥哥的料,有这么一个弟弟也不知是福是祸。
  “ve”
  一听就是他的好弟弟。
  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这话是从王耀那里学来的。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罗维诺听到动静,也懒得转头,睡意还在他脑子里叫嚣着,有些疲软地出声:“混蛋弟弟,又来了啊。”
  他和他的费里已经很久没见过了,上一次似乎还是在二十年前,那是自己就已经搬到这儿来了。每天眺望这同一片海,身边环绕着雏菊的馨香。费里西安诺一身风尘仆仆,敲开了他院子的门。
  经济出现了一些停滞,势头不是很好,每天都有巨额的文件等待着批阅,重压下的费里有些消瘦了,眼皮下也出现了些许黯淡,相比自己就好像个安享晚年的老头儿,快意的不得了。
  不知道他这次来是什么样。想着抬起了一只眼皮,却被一双手覆盖上了,眼前一片漆黑,耳畔传来自家弟弟的声音:“哥哥,猜猜我是谁?” 刚才不是都说出来了吗?哥哥弟弟什么的。
  “烦死啦,都说了你是混蛋弟弟啊。”
  “不是啦,不是想问这个,是,我是谁?”
  “费里西安诺。”
  “对了!你是我的哥哥哟。” 奇怪的问题,眼前突如其来的强光有些刺眼,偏了偏头。费里站在一旁,突然把脸凑上来:“哥哥,你说,我们死亡了,会是怎么样呢?”
  “问什么傻问题!”罗维诺有些气急,因为他第一瞬间想到的不是死亡,而是他的费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 “除了国家的解体之类的原因,意识体是不会死亡的。而且,我已经‘死’过一遍了。”故意摆出的冷脸色,罗维诺想让自己尽量做出严肃的样子,然而却被一个喷嚏破坏。“啊切!”他摸摸自己的手臂,不知怎么的,他总是感觉有些冷。
  费里西安诺立马慌乱起来,鞍前马后的嘘寒问暖,被罗维诺挥挥手打断。 “我只是做出个假设”他有恢复到之前的话题,“如果,是被这篇蔚海所吞没,我想,也应该是幸运的。”
  “我会在死亡前一直和哥哥呆在一起,就连德国找我我也不去,就这样和哥哥看着这片海逐渐把自己吞没。”
  “哥哥不是最喜欢珊瑚了吗?五彩斑斓的,我也很喜欢,虽然我更喜欢pasta,但是我会陪着哥哥。说不定我们的灵魂可以一同上到天堂。”
  “混蛋瞎说什么”罗维诺忍不住开口,“死亡没什么好的,珊瑚也只是尸体堆积出的罢了。根本就不会上天堂吧,我们。” 费里西安诺转头盯着他,眨眨眼,突然笑出了声:“哥哥你在紧张哦。”说完还用手指了指他的右手——罗维诺在紧张时会摸索自己的小拇指。很少有人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小习惯,西班牙是一个,费里又是另一个。
  这使他有些恼怒,意味着他在费里西安诺面前无影遁影。 “如果你实在要说的话,陪着你也不是不可以——反正我本来就该死了” 费里似乎有些惊讶,瞪大了那双金色的漂亮眸子,罗维诺被他的一副傻样子逗笑了,调笑道:“你还没说你来干嘛呢。”
  “ Che il Signore vi benedica”费里西安诺突然低低地说。“什么?”罗维诺没听清楚,凑过去听。

  Che il Signore vi benedica
  愿主祝福你。
 




【END】

   ——————



梗自据说由于海平面上涨,国土面貌会发生改变,也就是说,可能这个世纪结束,意大利会被海水所淹没
意呆问问题只是想强调他们双生子的身份而已,最后的话既是祝福罗维诺也祝福自己。